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教育?>?正文

有些镜头丑化了我的工厂 曹德旺谈《美国工厂》

2019-09-20 17:0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322次
标签:a

没想到谢雄却打算这个时候和胡少红离婚,条件是:让胡少红放弃名下所有财产,并且将那套公寓过户到他名下。

中国企业走出去要融进当地的文化,而国内外最大的文化差异是工会制度。但我不会接受美欧(工会制度)的!要有(工会)的话,我们马上就关掉,不要了!我们一次性损失或者少赚十亿百亿,也没有关系。如果像通用那样被工会折腾到每年亏损,那是很痛苦的事情,精神损失比金钱损失更厉害,我不会接受的。我建议,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工会,就赶快跑掉,扭头就走,碰都不要碰。

姜戎也给我打来电话感谢,我告诉姜戎:“你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儿。”

“你就是给我100万,我也不会答应,你走吧!”姜雪转身就走。

我有点意外,像姜戎这样识大体的家长还真不多见——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家长千方百计找到我,罗列家庭的困境,希望得到这笔助学金。

胡少红出院后,谢雄又忙前忙后帮她租房,自己则住在小旅馆里,白天去给胡少红洗衣做饭,晚上回小旅馆睡觉。

谢雄说,自己一度还曾非常感激那个男人,“但凡他有点人样,就都不会有我什么事了。真的,完全没有。”

2000年,姜戎独自去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同学们都喝高了,在酒精的作用下,姜戎和许芳越过了底线。清醒后,姜戎后悔莫及,随即断了和许芳的所有联系。

杰表哥后来告诉我,那段时间,老杨经常会说一些丧气的话,也没有人知道原因。直到2018年11月2日,杰表哥突然接到了老杨的电话:“我走,我不打工了,不打了,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那天,胡少红再次主动向谢雄提出要求离婚,谢雄却当着众人的面又一次下跪忏悔,“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不在乎。我一直爱着你,打闹只是因为太在乎你……”

谢雄将胡少红的画具全部砸在地上,“可以啊,但小孩必须要归我,做人要知足,我对你已仁至义尽。你看不上我,要抛弃我们父女,你现在尽管穿着高跟鞋滚蛋!”

当天晚上,我收到姜雪的信息:“许芳救女的心情可以理解,尤其是那一跪。可想到妈妈因此将要受到的伤害,我就觉得我怎么做都不过分。”

许芳打发姜雪回家照顾爸爸,等过了几天姜雪再去看望许芳时,却看见她们正在搬东西。姜雪这才知道,许芳已经低价卖了自己的房子给姜戎筹钱,她和宋丽娟要暂时去租房住,姜雪呆住了。

这些老面孔作品很多,歌曲走红的程度不亚于如今的“抖音神曲”,传唱度极广并且长期霸占ktv热门歌曲的榜单。

而白日担起的泥沙,会被留到夜间或者周末。居民们得空了便聚在岸边,先埋头干活,完了再来一顿啤酒烧腊,快快活活地聊天。

一开始,福婶对前往马德里是拒绝的。对于一个已经48岁、从未进过城的农村妇女来说,在人生的后半段突然转移到一个陌生的国家去生活,其中的不适应可想而知。

姜雪不以为意,简单地回复了一句“没什么”后,就再也不理会。等第二天,宋丽娟又给姜雪发了一条消息,说自己查询了很多资料,听说小麦芽治癌有奇效。然后,宋丽娟便弄了几个花盆,种了些小麦芽的种子,专程给姜雪送来。

而姜戎和许芳为了能够互相照顾,一起到家政公司打工;不忙时,许芳也会给姜戎熬小米粥。姜雪告诉我,看到两人彼此关爱的场面,她还是会想起妈妈,但是,她也为爸爸眼前的幸福所感动。

可谢雄却又往胡少红医院的账户上预存了1万块,悄悄找到医生说,“做最好的手术,用最好的药,我手上还有这么一点钱,能让我的女人少受痛苦就一定会去做。”

谢雄骂胡少红目无尊长,“这是我妈,她为了我吃了多少苦,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你欺负我就算了,居然还骂我妈,你现在给我马上滚!”

《美国工厂》中最受关注的是工会设立中双方的角力。8月30日,曹德旺在接受新京报专访谈到这一话题时声音明显提高:“在美国,有工会就不会有工厂生产效率的提高!中国企业走出去遇到工会,扭头就走,碰都别碰!”

此外,考虑到stockx上每笔鞋交易均需缴纳至少3%的销售服务费,如果不明就里贸然冲入鞋市,大概率会充当韭菜的角色。而亏损超过50%的概率也超过8%,显然交易风险还是很高的。

第二,根据我开办工厂几十年的经验,我认为,企业的高效率源于员工的高效率,员工的高效率源于企业的高福利。我可以说,福耀员工的福利很好。比如,美国最时髦的福利是奥巴马险,员工出资30%,公司出资70%,员工家庭的嫡系家属的医疗费用由保险公司还。但我当初没有叫员工买奥巴马险,我是这样做的——福耀员工家庭的嫡系家属生了重病,费用由公司出,治疗员工家庭的孩子,我花百儿八十万的情况都有。这样的话,悬在员工头上那把威胁的剑,就被我们拿起来了,员工就可以安心工作了。因此,你看福耀的员工队伍很稳定、员工的精神状态很好,对企业的忠诚度很高。

但美国已经意识到,原来推行的政策需要做调整或修正,虚拟经济不能长期推行。从奥巴马到特朗普,美国一直想要恢复制造业大国的地位,这个转型的过程很艰难,也确实需要再经过几年时间。但我们中国必须警醒了,美国人说做就做,已经在行动了。首先,现在美国政府及相关部门也在反思工会的角色和作用,过去美国的规定是每个企业都必须成立工会,但现在决定一个企业是否需要成立工会的权利交给了这个企业的工人。由这些工人自己投票决定,是否需要成立工会。第二,当我们还在大办大学教育的时候,美国的俄亥俄州已经出台政策,鼓励初中毕业的学生就读技术学校,并给与补贴,解决劳动力这个问题。等再过了三五年,这一代年轻的工人出来,中国就会碰到一个强势的美国制造业。此外,为了推动制造业回流,我们工厂所在的俄亥俄州代顿市莫瑞恩区政府和俄亥俄州政府都承诺,只要我们雇佣的美国员工超过1500人,政府就每年给福耀发几十万美元的补贴,原则是雇得越多发得越多。企业在当地的工厂用地也会被免去一部分产权税。

有歌谣唱道,“人人都学上海样,学来学去难学样,等到学了三分像,上海早已翻花样”。

纪录片名字也是奥巴马总统定的,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我跟导演讲,你拿到中国,可以改名《曹德旺的美国工厂》。

当时我的辩护思路是:受害人江新良有重大的过错,胡少红的裸照系他所拍,两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谢雄收到的裸照是由受害人的手机发过来的,视为挑衅;谢雄为调查事实,维护妻子的名誉权和隐私权而进入涉案房屋进行调查,从而与受害人发生冲突,在两人推搡过程中,谢雄主动报警,可以阻却非法侵入住宅罪的成立。

人们戏称:“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80后结果跑去炒房了;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子,90后结果跑去炒币了;90后希望00后接盘比特币,00后结果跑去炒鞋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在沙滩上。

不少人和好朋友一起疯的时候,总会点上一曲《老司机带带我》、《大悲咒》或者《葫芦娃》,一起在ktv里群魔乱舞。

“这样就一举两得了啊。既能保住房产,还能防着她,我累了,得为自己做点打算了,以免到时候人才两空,谁不爱钱呢对吧……”

姜戎却支支吾吾地说,妈妈还在中日联谊医院住院,病情暂时比较稳定。

“你就是给我100万,我也不会答应,你走吧!”姜雪转身就走。

在纪录片的开场你提到,希望外国人改变对中国人的看法。在你看来,美国人对中国是什么看法,现在看法改变了?

--- 360搜索网址
标签:a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24小时本周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广告服务?|?工作邮箱?|?意见反馈?|?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www.gzheb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都田西蓥网